游泳偶遇南宁哥

〖文字大小: 〗 〖打印〗 〖收藏本页

   下午一点和教研室老王、宿舍股神去学校新开的游泳池爽一下。当我游到深水区岸边时,我旁边扒着一个人,酷似南哥,但是因为没有戴眼镜,所以不敢确认。正在犹豫,那哥们一个转身,用蝶泳姿势飞快的向对岸游去,速度让我非常汗颜。

    我慢慢游回浅水区后,碰见老王,给我努努嘴,说南哥在那里坐着。我游过去一看,果然,南哥和一群学生在那里谝闲呢。一个学生说,郑校长再给我们表演一下蝶泳吧。南哥下水又是蝶泳姿势转了一圈回来,动作非常大气,速度很快,大家都不禁鼓掌。两个校队的小mm也凑了过来,给南哥表演了一下她们的自由泳,南哥表扬了她们蹬腿的动作,同时非常专业的指出了手臂划水所存在的问题。讲解、动作示范都非常到位。

    过了一会,看客们渐渐散去,我便趁机和南哥交流了一下。丢人啊,在交大窝了这么多年了,还是第一次和南哥聊天。南哥非常和蔼,叫我下水给他表演一下,上来了也一点一点的分析我游泳的姿势。

    04年更来交大的时候南哥还是满头乌发,充满活力,几年间不经意已经发现南哥的头发慢慢变成了灰白色;还记得08年新生入学典礼上,南哥刚摔了一跤,坐着轮椅坚持来出席大会,并强忍着站起来给大家致开幕词。当我们对交大有种种不满而指责学校时,我们是为母校而焦急,您是一校之长,您责无旁贷;而现在您在我旁边,不是工程院院士,不是西安交通大学校长,只是一个58岁慈祥和蔼的老人。看着南哥依然健壮的身体,我是由衷的开心。祝福南哥!

(许久不写日志,想写些什么东西却发现写的都是小学生的水平,哎,汗颜。慢慢写吧。总会找到当年的感觉吧。)